在《三國演義》中,關羽是一個被神化的人物。他被譽為集“儒雅”、“英靈”、“神威”、“義重”於一身,是“作事如青天白日,待人如霽月光風”的“古今來名將中第一奇人”。連黑白兩道都對關羽的忠義和勇武尊敬不已,長年供奉。因為“三國”對關羽的描寫實在是太精彩了,讓人看後久久不能忘懷。受他的人格魅力的吸引,對他有一種崇拜、敬仰的心態。這也是人心向善的一種自然反應。
書中關羽的亮點主要有這幾個故事:一是“關羽酒溫斬華雄”;二是為報曹恩誅殺嚴良、文醜二將;三是為尋其兄劉備“關雲長掛印封金”、“美髯公千里走單騎”、“漢壽侯五關斬六將”;四是再報曹恩華容道“關雲長義曹操”;五是“關雲長刮骨療毒”。一表現他英勇善戰,二是有恩必報,三是講義氣,四是有勇有謀,五是豪氣雲天。這些都是關羽流傳千古的美談,但是也因此忽視了關羽性格心理上的問題和缺點。這次我分析一下關羽心理上的缺陷。
第一,持才傲慢,眼中無物。劉備官拜漢中王之後,派費詩捧誥命到荊州後,雲長問費詩曰:“漢中王封我何爵?”詩曰:“五虎大將之首。”雲長問“哪五虎將?”詩曰:“關、張、趙、馬、黃是也。”雲長怒曰:“翼德吾弟也;孟起世代名家;子龍久隨吾兄,即吾弟也,位與吾相同,可也。黃忠何等人,敢與吾同列?大丈夫不與老卒為伍?”隨不肯受印。後來還是在費詩的開導勸說下才拜受印綬。看出關羽也太高傲,雖然他實力不俗,但是否有點太傲慢了呢?何況上面的詩句已經將他排第一位了。最後,關羽敗走麥城。本來諸葛亮可以派兵救,只因為害怕他居高自傲,對自己的地位有影響,才沒有派救兵。 成也自己,敗也自己。正是由於關羽的這種持才傲慢,也有了下一個問題。
第二,不懂得顧全大局。關羽據守荊州之後,曾經有孫、劉兩家聯合起來,共抗曹操的大好局面。當時孫權派諸葛亮之弟諸葛瑾到荊州向關羽求親,欲使孫、關兩家結為親家,但關羽聽後勃然大怒曰:“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!”表面上看關於的表現還是狂傲,根本沒把孫權方在眼裏,但實際上卻是沒有大局觀和整體意識。孫權即便是實力不濟,沒什麼用處,你也大可不必出言不遜、汙及人格吧?還可以好言謝絕便是,但關羽卻圖口語之快把事情給做絕了。更何況那時的孫權兵強馬壯,雄踞江東。在他的意識裏,我只要守住荊州,不出差錯、不出問題也就行了,至於什麼戰略之類的問題由大哥和軍師去考慮,把自己方在了被動的角色,這對於一個獨當一面的大將來將,將是致命的。同時由於他缺乏長遠的戰略思想,這種行為也破壞了劉備聯吳抗曹的戰略方針,這不能不說是關羽人格上的缺陷和大局觀的淡漠!
第三,原則性不強。曹操兵敗赤壁,在回逃的時候,經由華容道,關羽設伏於此。兩人會面後曹操求關羽放條生路給他,關羽的回答是:“今日之事豈敢以私廢公?”可見,關羽還是很明辯是非的,但是就是因為關羽的原則性不強,經不起曹操的苦苦哀求,終於放棄了立場,放虎歸山。這正是關羽性格上的又一大缺陷,在處理個人恩怨和公私的矛盾問題上,把個人的恩怨方在了首要的位置上,放棄了原則立場,這即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,也是對劉備集團的不負責任。對於這件事情,從書中的一首詩可以看出人們對關羽著種做法的可惜:“曹瞞兵敗走華容,正與關公狹路逢。只為當初恩義重,方開金鎖走蛟龍。”
通過以上分析,可見雲長兄成也自己,敗也自己,這正是由於心理上的缺失也給劉備集團造成了不小的損失和危害,這對於劉備來講也是一種悲哀和無奈,對於諸葛亮來說更是巨大的諷刺!即便是你有再好的治國方略,有再好的神機妙算,到最後還是無法實現自己的願望。而關羽也由此引發了敗走麥城,命喪黃泉的結局。

在《三國演義》中,關羽是一個被神化的人物。他被譽為集“儒雅”、“英靈”、“神威”、“義重”於一身,是“作事如青天白日,待人如霽月光風”的“古今來名將中第一奇人”。連黑白兩道都對關羽的忠義和勇武尊敬不已,長年供奉。因為“三國”對關羽的描寫實在是太精彩了,讓人看後久久不能忘懷。受他的人格魅力的吸引,對他有一種崇拜、敬仰的心態。這也是人心向善的一種自然反應。
書中關羽的亮點主要有這幾個故事:一是“關羽酒溫斬華雄”;二是為報曹恩誅殺嚴良、文醜二將;三是為尋其兄劉備“關雲長掛印封金”、“美髯公千里走單騎”、“漢壽侯五關斬六將”;四是再報曹恩華容道“關雲長義曹操”;五是“關雲長刮骨療毒”。一表現他英勇善戰,二是有恩必報,三是講義氣,四是有勇有謀,五是豪氣雲天。這些都是關羽流傳千古的美談,但是也因此忽視了關羽性格心理上的問題和缺點。這次我分析一下關羽心理上的缺陷。
第一,持才傲慢,眼中無物。劉備官拜漢中王之後,派費詩捧誥命到荊州後,雲長問費詩曰:“漢中王封我何爵?”詩曰:“五虎大將之首。”雲長問“哪五虎將?”詩曰:“關、張、趙、馬、黃是也。”雲長怒曰:“翼德吾弟也;孟起世代名家;子龍久隨吾兄,即吾弟也,位與吾相同,可也。黃忠何等人,敢與吾同列?大丈夫不與老卒為伍?”隨不肯受印。後來還是在費詩的開導勸說下才拜受印綬。看出關羽也太高傲,雖然他實力不俗,但是否有點太傲慢了呢?何況上面的詩句已經將他排第一位了。最後,關羽敗走麥城。本來諸葛亮可以派兵救,只因為害怕他居高自傲,對自己的地位有影響,才沒有派救兵。 成也自己,敗也自己。正是由於關羽的這種持才傲慢,也有了下一個問題。
第二,不懂得顧全大局。關羽據守荊州之後,曾經有孫、劉兩家聯合起來,共抗曹操的大好局面。當時孫權派諸葛亮之弟諸葛瑾到荊州向關羽求親,欲使孫、關兩家結為親家,但關羽聽後勃然大怒曰:“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!”表面上看關於的表現還是狂傲,根本沒把孫權方在眼裏,但實際上卻是沒有大局觀和整體意識。孫權即便是實力不濟,沒什麼用處,你也大可不必出言不遜、汙及人格吧?還可以好言謝絕便是,但關羽卻圖口語之快把事情給做絕了。更何況那時的孫權兵強馬壯,雄踞江東。在他的意識裏,我只要守住荊州,不出差錯、不出問題也就行了,至於什麼戰略之類的問題由大哥和軍師去考慮,把自己方在了被動的角色,這對於一個獨當一面的大將來將,將是致命的。同時由於他缺乏長遠的戰略思想,這種行為也破壞了劉備聯吳抗曹的戰略方針,這不能不說是關羽人格上的缺陷和大局觀的淡漠!
第三,原則性不強。曹操兵敗赤壁,在回逃的時候,經由華容道,關羽設伏於此。兩人會面後曹操求關羽放條生路給他,關羽的回答是:“今日之事豈敢以私廢公?”可見,關羽還是很明辯是非的,但是就是因為關羽的原則性不強,經不起曹操的苦苦哀求,終於放棄了立場,放虎歸山。這正是關羽性格上的又一大缺陷,在處理個人恩怨和公私的矛盾問題上,把個人的恩怨方在了首要的位置上,放棄了原則立場,這即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,也是對劉備集團的不負責任。對於這件事情,從書中的一首詩可以看出人們對關羽著種做法的可惜:“曹瞞兵敗走華容,正與關公狹路逢。只為當初恩義重,方開金鎖走蛟龍。”
通過以上分析,可見雲長兄成也自己,敗也自己,這正是由於心理上的缺失也給劉備集團造成了不小的損失和危害,這對於劉備來講也是一種悲哀和無奈,對於諸葛亮來說更是巨大的諷刺!即便是你有再好的治國方略,有再好的神機妙算,到最後還是無法實現自己的願望。而關羽也由此引發了敗走麥城,命喪黃泉的結局。